手机端
当前位置:BM国际 > 军事报道 >

西路军有多急?全军仅有一部电台,发电报:特急!万万火急

提起长征,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想到红军翻雪山、过草地,会被红军克服恶劣天气的顽强所感动。西路军左支队在石窝分兵后,历尽千辛万苦,走出祁连山脉时所遇到的艰难险阻,比起红军长征时所遇到的困难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一、石窝分兵后,左支队与其他部队悲痛地分手,单独进入祁连山深处打游击

经过研究讨论,只有西面是冰封雪飘的崇山峻岭,条件极其恶劣,敌人部署的兵力最为薄弱,左支队决定部队急行军进入大山,以此来摆脱敌人的追击。左支队的领导人认为,在自然条件如此恶劣的情况下,敌人是很难像之前怎么甩也甩不掉的。

大家都知道按照部队当时的状态,想要翻越祁连山非常困难。有些人提出反对意见,他们表示,祁连山很高,终年积雪进不去;还有人说,山南面是死海,就是过去了,也无法生存下去。甚至连当地牧民也不敢保证能够顺利翻越过去。

可经过分析,进祁连山是左支队当时唯一的机会,如果不进,剩下的2000多人就可能被敌人消灭,如果真的翻越了过去,那将使部队摆脱敌人的追击,保存一些革命力量。

几位左支队领导人统一意见之后,就向全队人员作了动员,说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,战士们也都很相信几位领导人,他们都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大仗,也能明白个中道理,对翻越祁连山脉没有异议。

很快,部队就开始了征服祁连山的艰难之旅。此时的祁连山中冰天雪地,荒无人烟。左支队最开始是白天行军,晚上宿营休息。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战士们白天辛苦地走了一天,到晚上疲惫地睡去,第二天,有些战士们就再也醒不来,被活活冻死了,不少人长眠在荒山雪原之中。

看着红军战士们衣不遮体、骨瘦如柴,如今又出现了晚上冻死的情况,左支队找到的向导怎么也不相信他们能走出祁连山,不愿再带红军队伍,他觉得他这样带着他们走进祁连山,是在害他们。

左支队的几位领导人向他解释红军战士们非常顽强,意志坚强,吃苦耐劳,一定能胜利走出祁连山。通过大家的劝说,加之他在路上的所见所闻,他最终还是同意了继续带队的请求。左支队也根据部队的实际情况,将行军时间作了调整,改为白天休息,晚上行军。

夜晚,战士们踏着积雪艰难地走在路上,很多人都是穿的单衣单鞋,有的人穿的草鞋,没有鞋子的人,在脚上绑些破布羊皮御寒,有时甚至光着脚在雪地里走。

最开始战士们还能靠自身热量抵挡一阵寒冷,没过多久,战士们的腿脚都被冻麻木了。走着走着,就摔倒在地,没有战友帮忙,很难恢复。有的因为腿脚麻木,走在悬崖边上没了知觉,滚下了山崖牺牲了。

所以战士们走一段路后,感觉腿脚快要不行的时候,就马上把绑腿解下来,脱掉鞋,抓起雪在脚上腿上使劲搓,直到冒了气再穿鞋,避免发生上述事故。穿草鞋的或者在脚上裹着布条的战士,搓脚的次数明显多得多。

翻过雪山就到了白达坂,部队在这里休整了两天,在这里,部队又再次面临向西打游击还是向东打游击的决策问题。部队在大的行动目标上是一致的,都认为要坚决执行摆脱敌人,打游击战的方针,既保存了革命力量,又能尽可能地消灭敌人。

可是在向哪个方向行进的问题上,一些人认为向西,一些认为向东,各持己见,争论不休。经过工委会的讨论和研究决定,部队继续向西前进,西进打游击。二、部队再次开拔,情况极其艰苦

3月20日,部队再次开拔,不久后,严寒的问题还没解决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随着部队不断前进,在祁连山又没什么粮食补充,部队缺粮严重。放眼望去,都是皑皑白雪,没什么可以吃的,战士们只能靠着偶尔猎获的几只黄羊和宰杀战马维持生存。可见,部队已经到了非常艰难的脚步。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大家对食物"望眼欲穿"的时候,部队在翻过祁连山后,遇到了一个大喇嘛庙。庙里竟然还有一些武装,不过都不强,很快就被红军战士消灭了。红军在这座庙里,找到了很多粮食,得到了很大的补充。

在庙里,战士们不仅可以短暂地围坐在火堆旁,驱散寒冷,还能饱饱地吃上一顿热食,这在当时的条件下,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。

简单地休整了一下,部队赶紧出发,继续行军。这一次,比前几天的情况好多了不少,毕竟战士们吃得饱了,有了力气,行军速度也快了不少。经过连续七八天的急行军,左支队战士们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终于彻底摆脱了敌人的尾追拦截。

对于翻越祁连山的困难,吕黎平回忆说:"我们穿着遮不住身体的破衣服,没吃到一粒粮和盐,仅靠时断时续、少得可怜的一点牛羊肉,爬了40多天雪山,躺了40多夜的冰洞,走了1000多里的冰雪山路。"其艰难困苦的程度可想而知。

在当时,马军看着红军战士们挺进祁连山,狂妄地断定:红军进了祁连山,不是饿死,就是冻死,绝不可能活着走出来。他们还是低估了红军战士们顽强的意志品质,红军战士们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,绝不会被困难所压倒。

3月22日,左支队到达祁连山西面青海分水岭下的河谷地区。当时,部队只剩下900多人。战士们看着眼前的景色,无不欢喜雀跃。自从进入祁连山后,每天所见之物,除了白雪就是寒冰,毫无生气可言,战士们拖着疲惫的身体,看着这些景色,心里更加沉闷。

祁连山

可此时映入眼帘的却不一样,这里阳光明媚,河谷两旁生长着绿油油的青草,还生活数不清的野生动物。两相对比,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天堂。

考虑到敌人已经被彻底摆脱,部队战士们也已经疲惫不堪,左支队领导人商议后,决定在这里暂作休整,一方面,这里食物丰富,可以让部队筹集粮食更加轻松,另一方面,部队已经和中央失去联系,必须想办法尽快和中央取得联系,汇报情况,请求指示。

早在3月17日,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发出组建后的第一份电报后,汽油发电机用完了最后一滴汽油,没有电力支持,电台不得不中断了发报。部队和中央的联系也就断了,外界的消息传不进来,里面的消息传不出去。部队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随风飘扬,难以安定。

红军西路军

为了尽快和中央恢复通讯,三局电台工作人员试验将汽油发电机改装成手摇发电机,刚开始一直没有成功,发电机一直无法发电。但是他们毫不气馁,一次又一次地尝试,一次又一次地推翻重来。这是全军仅有的一台电台,恢复这台电台的工作关系重大。三、西路军与中央失联,电台断断续续联系不上

3月22日夜,当部队来到分水岭下时,获得了成功,大家赶紧围了过来,想要第一时间听到中央说什么。经过不断地调试,他们终于接收到了陕北台信号,和党中央取得了联系。

很多人一下子就明白了,当部队电台没电,与外界断了联系之后,中央并没有放弃他们。反而夜以继日地呼叫他们,想要与他们取得联系,所以才会出现他们的电台调试没多久就收到了中央的信号。党中央、毛主席时刻关怀着西路军的命运。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很多人的眼睛都湿润了。

得知这一消息的几位领导人,立即草拟电文,向中央汇报最新情况,请求下一步的指示。

电文内容不仅向中央和中革军委简短介绍之前的遭遇和目前的境况,也向中央请示明晨继续设法越过祁连山西面,相机到敦煌这一行动,同时,他们也向中央表明西路军的决心,坚决执行中央指示,在自主、独立与依靠自力的路线上克服任何困难,求得最后胜利。

西路军战斗场景复原

相机去敦煌这一决议是他们到分水岭下不久后做出的决定。当时,李先念主持召开了西路军工作委员会会议,研究左支队下一步的去向问题。会上,大家积极发表意见,建言献策。希望能帮到部队,虽然有些人意见不同,但绝无半点私心,都是为了部队能更好地走下去。会议根据多数人的意见决定,部队继续西进,争取早日出山去敦煌。

在给中央的电文中,西路军还提到,现在沿途已经找不到向导,无法准确地到达计划位置,只能用指北针前进。请求让中央经常给一些提示和情报,尽量避免部队少走弯路,甚至是走错路的情况。为了不让马军将注意力全放在祁连山里,最好能由援西军出一部威胁与吸引马敌。

中央收到电报后,感叹西路军不容易的同时,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虽然剩下的人数不多,但好歹部队是保留下来了,没有完全被敌人吞掉。

经过简短商议研究,中央回电西路军,让他们保存力量,沿祁连山脉西进,只要能进到新疆或蒙古就有希望,中央将派人接应。在那之后,西路军的行动就可能会顺畅很多。中央也表明,具体的行动路线等还得靠西路军自己商量,毕竟西路军一直处于对敌一线,对敌人、对地理条件等都有最直观的感受,最有发言权。

收到中央的回电,左支队高兴不已,看着中央给出的指示,经过西路军工作委员会讨论,一致决定选择去新疆。四、西路军仅有一部电台:特急!万万火急!

部队很快就开拔,战士们听说是中央的指示后,都非常有斗志,情绪高涨,西进时,走路迈的步子也大了不少。再次行走在白雪堆积的大山之中,战士们很快又迎来了之前所遇到的困难。

部队不仅要抵御严寒,抵抗饥饿,还要时时刻刻忍受大风雪的折磨。雪落在战士们头上、衣服上,很快就将头发和衣服打湿了,大风不停地刮,刮在战士们脸上像是被刀割一样,吹进衣服里,让本就不暖和的衣物更加没有温度。

部队里缺柴火、烧牛屎,吃牛羊肉,又缺盐,冻病死者、落伍者及外逃现象时有发生。左支队向中央反映了这一情况,同时还请示了下一步行动计划,他们认为,祁连山脉中只有稀少游牧民,无法游击,部队所剩人数不多,武器弹药缺乏,在敦煌很难立足,部队想要快速到达新疆,以求发展。

没过两天,中央复电,同意前往新疆,并且表示已经设法援接。左路军战士们马不停蹄,一路挺进,于4月15日到达考克赛。

这里的牧民之前没有与共产党接触过,长期受到受国民党和"二马"队伍反动欺骗宣传,听说共产党来了,全都躲入深山,避免被"迫害"。只有几家贫苦牧民无力搬走留了下来。

左路军领导们找到其中一位叫诺尔布藏木的牧民,向他们表达真心,解释红军队伍不像国民党那些人宣传的那样。诺尔布藏木看着眼前的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行事作风,知道他们也是穷苦出身,不再抱有敌意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